你的位置: 诗词呀   >   故事会   >   现代故事   >   生活故事   >   总统二号之三峡大坝

总统二号之三峡大坝

我在从苏州出发的前一天晚上就收到短信:“我是宜昌地接导游刘泉,届时我在宜昌火车站出站口举牌‘接假日重庆贵宾一行’迎候你,收到短信请回复!”我没有立即回复,而是第二天中午乘车进入湖北地界时,我才确有把握地礼貌回复:“收到你的短信,谢谢!”

总统二号之三峡大坝

大巴在宜昌城里穿越,导游小唐讲解着宜昌的基本状况,人文特点、经济构成、地理物产、旅游攻略不一而足。待看见有武警战士在路边站岗执勤,唐导说:“进入大坝景区专用道路了!”不久,我们就停车、下车并携带全部随身物品,到景区接待处接受类似于火车站安检一样的安全检查,就连游客的水果刀都得先由导游集中保管,待参观结束离开大坝景区时再逐一发还。大坝的安保确实是严格的,据说前些年有一巴西来的游客,用他在北京购买的航模到大坝玩航拍,结果受到公安部门的警告处罚并被没收了器材、删除了相片。

夜幕完全降下了,大坝上星星点点的灯光陆续闪亮。外景已经渐趋模糊,只有用于摄影留念的“三峡大坝”标识还能供人取景。到了规定的登车出发时间,导游清点了几次还是觉得少了两人。原来我们车上除了一对广东籍夫妇,其他均为江浙游客,没及时赶回来的就是那对广东籍老俩口,我们也没有他俩的联系电话啊,导游也没有。正在焦急难耐时候,那两位老广大人终于气喘吁吁地姗姗来迟,他俩上车后解释:“我们没带相机,被招揽生意的摄影师纠缠住以后,我们讨价还价,原本要20元一张的立等可取的快照,被我们拉锯式最终还价到10元钱得到两张!”他俩的得了便宜的兴奋尽在语气中,满车子游客也为他们的合算给予鼓励、支持、点赞。

我们赶到秭归港登上总统二号游轮已经是20:00。天亮后得知最晚的一批散客是23:00才登船的,他们就遗憾地少玩了三峡大坝那个不该或缺的景点。